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重庆龙潭古镇保护陷入怪圈 专项资金去向不明
2006-01-05 00:00:00   来源:时代信报   

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龙潭古镇正面临一个尴尬的处境——没有大规模的保护性开发,必然会进入大规模的破坏性建设。 日前,有两支性质完全不同的施工队先后进入古镇,开始履行互相冲突的历史使命。 一边在小心修复 一边在肆意毁坏 2005年11月12日,隶属重庆直辖市的龙潭、中山、龙兴等三个古镇被评选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在此之后不到一个月,龙潭古镇所在地酉阳县有关部门即放出豪言:要将龙潭打造成为全县的工业重镇、经济中心及交通枢纽! 历史文化名镇与工业重镇、旅游胜地与交通枢纽……一系列对立的意象和展望突然笼罩在龙潭古镇的上空,让人们对古镇的前途和命运产生种种担忧——这座历史悠久、规模庞大、价值凸显的历史文化名镇,是否会像其他已经消失了的众多古镇一样,在工业经济大潮的冲击之下,变得支离破碎、甚至最终消亡呢? 重庆经济百强镇之一 龙潭镇离酉阳县城只有30多公里,车程半个多小时。连接两地之间的公路,顺着一个大峡谷的谷底曼延,两边峭壁高耸,风光绝美。 从酉阳县城出发,走进峡谷,过峡谷口的一个水库,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在武陵山区难得的平缓地带——这就是龙潭镇。据了解,龙潭是全县人口最多、经济最好的镇,也是重庆市100个经济强镇中首批试点的45个中心镇之一。 龙潭镇的老建筑群——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龙潭古镇——基本处于龙潭镇的中心,周围,全部被现代钢筋水泥的建筑包围。古镇入口,没有任何标志和提示,古镇与新镇已经融为一体。 2005年岁末最后一天,记者在当地人的指点之下,踏上了象征古镇的石板老街,眼前所见,与之前阅读的有关龙潭古镇的历史资料形成强烈反差。 这座古镇的历史文化价值毋庸置疑,否则,“历史文化名镇”的桂冠不会轻易戴在其头上。然而,眼前的古镇,地上垃圾随处;头上线网密布,塑料棚五花八门;两旁的商户大都把经营的日用品摆在街边占道经营,而住户则将柴火或垃圾等堆在门外;古镇中间有一宽阔地带,乱七八糟地搭建了一些棚子,这是一个农贸市场,正在经营,地下污水遍地…… 更有甚者,在古镇标志性建筑万寿宫不远处,立于1939年的“抗战建国阵亡将士纪念碑”基座下,粪便满地、污秽不堪(据当地人介绍,这里是一个猪市)。而这座碑是目前国内仅存的当年为纪念“台儿庄战役”而设立的纪念碑。在碑身右侧下部,“国民革命军”103师师长何绍周所题的“惟我将士,民族之光;牺牲热血,固我金汤;勒石纪勋,百世勿忘。”显得特别刺眼。 两支施工队同时进驻 日前,有两支性质完全不同的施工队进入古镇,开始履行互相冲突的历史使命。 在一栋破旧的民居前,记者看到一个简易施工队,几个民工正在对古建筑进行修复。据了解,这是酉阳县旅游局聘请的施工队伍,正在对古镇里的不协调建筑进行包装,对危房进行改造。 所谓“不协调建筑”,就是居民将古建筑拆除后,新修的水泥建筑。来自酉阳县旅游局的数据称,在石板街两侧,这样的建筑有二十八、九栋,严重影响古镇的视线。因此,县旅游局近期的工作重点,要将其全部进行包装改造,目前已完成了四栋。 然而就在不远处,另一支施工队伍也在紧锣密鼓地工作着,两栋新的水泥建筑拔地而起,目前已经修到二楼,在周围明清民居的衬托下,显得鹤立鸡群。这是居民自己请的施工队,拆除危房,重建新楼。 一边在保护,一边在破坏。古镇的保护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 据龙潭镇镇长田德树解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现在讲究“依法行政”,“虽然有规划的限制,但老百姓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住房,我们只能对其进行说服教育,镇政府没有执法权。”而镇里相关工作人员的说法是,“居民素质太差,不可教化”。 “依法行政”的前提是“有法可依”,古镇保护目前面临的问题,县旅游局副局长冉建认为,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从国家到市到县,至今没有一部相关的法律或者地方性法规。 居民对开发失去信心 对龙潭古镇的开发,最早应该始于1998年,酉阳县通过了龙潭镇现有2平方公里城区的规划。2000年,重庆市旅游局对龙潭古镇实施了保护性旅游规划。2001年龙潭又被评为“重庆市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之一,声名远播。 旅游开发必然会给当地居民带来实惠,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老街居民不顾大局强行破坏古镇原始风貌的情况呢?显然,仅仅一句“素质太差”是不能说服人的。 虽然关于龙潭的保护和开发的消息近年来时常见诸报端,但实际上,真正落到实处,是从2004年3月才开始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龙潭成立了第一家、也是迄今为止惟一的一家旅游公司——酉阳龙潭古镇文化旅游开发公司。这是一家民营企业,因为拥有万寿宫的产权,因此在此基础上注册成立公司,开发万寿宫景点——这也是目前古镇上惟一的非民居景点。 而政府方面对古镇的实质性投入,也是在这之后才开始的。龙潭镇镇长田德树历数了政府在古镇保护上所做的工作:2004年将顺河街土路改成石板街,花了15万元;2005年11月完成了从九桥溪至万寿宫的石板街改造,花了5万元;现在正在进行的不协调建筑包装和危房改造,已经完成四栋,还没有结账。 而目前正在进行的民居改造工作,当地居民意见很大。在已经维修结束的吴家院子,主人吴诗俊气愤地带着记者“参观”维修的结果:屋内到处横七竖八地拉着三脚架;原来的榫头被拆下来后,全部被简单地用钉子强行固定;很多本应该固定的墙板,没有固定;墙板、楼板、天花板上到处是一指多宽的缝隙。 吴家院子是清代大学士吴绍周修的,它代表了龙潭古镇民居建筑的最高艺术成就,吴诗俊是吴绍周的第九代后人,他为维修支付了近5000元,“修了还没有未修前牢固”,他有些想不通。而整个院子的维修费用据说是4万元左右。 据了解,目前负责古镇包装维修的这支队伍,只是一个包工队,没有任何古建筑施工的资质。当地一些居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包工队的负责人是某领导亲戚,便得以承接下古镇民居的改造施工。 关于古镇的保护和开发,古镇居民盼了很多年,一直没有实际的动作。眼看终于开始动作了,也只是一个没有专业资质的施工队在自行其事,加上旅游部门的零星投入,难免让人失望。而古镇上的大部分民居由于缺乏保护,已经成为危房,急待改造;于是,为了改善居住条件,很多人开始蠢蠢欲动。 镇政府没有实际投入 国道319从龙潭现在的城区横穿而过;即将开通的渝怀铁路,酉阳的县级车站在龙潭;正在修建的渝长高速,有两个出口离龙潭都不远,因此,龙潭的区位优势正在凸显。 最近,花费了150万元的龙潭规划已经完成。规划中,龙潭被定位为全县的工业重镇、经济中心和交通枢纽。5年内的发展规划是,建立三大片区:一是火车站片区,规划2平方公里,是今后的人流、物流、仓储和货运中心;二是古镇片区,1平方公里,即现存古建筑的保护开发和龙潭河对面仿古建筑的恢复建设;三是工业园区,规划2平方公里,离古镇约2公里,“5年内达到4万人”。 其中,火车站片区和工业园区在古镇的两头,也就是说,如果规划实施,工业园区的原材料运进和成品运出,必然经过319国道从龙潭横穿而过,势必对古镇造成威胁。 对此,田德树镇长坦率地承认,“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准备将国道319改道,从龙潭河对面绕过现在的城区。”他透露,“目前县里已经同意了这个规划。”至于具体的执行时间,“分析最迟两年内必须行动。”但这毕竟是分析,具体能否实施,正如古镇的保护已经分析了六七年始终没有大动作一样,难免让人不放心。 至于规划中的工业园区,据了解,实际上现在已经入驻了很多企业,只不过,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高能耗、高污染的电矿企业,如锰矿极其配套的硫酸、锰粉等企业。这些企业会不会破坏古镇周围的生态,也是一件极为让人忧心的事情。 “镇政府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责任重大,如果古镇被破坏,责任首先在镇政府;另一方面,要保护开发古镇,却又苦于没有过硬的措施和资金的投入。”田德树已经感受到了“历史文化名镇”这块牌子的压力,对于记者关于工业与古镇的比较问题,他坦陈:“酉阳的问题是吃饭的问题。对于企业,政府不必进行大的投入;而对于古镇,要单纯靠县级财政投入大量资金,也完全不可能。” 田德树证实,在古镇的保护和开发上,至今镇政府没有任何实际的投入,前面提到的几笔微薄的资金,全部由县旅游局筹集。 古镇保护陷入怪圈 镇政府对待古镇保护的态度是矛盾的。由于古镇的保护和开发是一种长期性的投入,其见效远远没有工业企业来得快——哪怕是污染企业。“我们惟一指望的是上级的支持!”田德树解释,“包括县级财政和各种专项资金的支持。此外,我们要把各种政策用够用活。” 按照政策,被评为市级历史文化名镇以后,有关部门每年都应该有一笔专项保护资金,那么这笔资金到哪里去了呢?酉阳县旅游局副局长冉建不无遗憾地表示,“对古镇的保护,应该属于建委的职责。”可惜,酉阳县建委相关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因此,这笔专项资金的去向不得而知。 在对古镇的保护开发上,县旅游局实际上也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根据职能的分配,古镇的保护,应该由建委主管;古镇的文物,应该由文化局主管;古镇的违规建筑,应该由城管主管。而旅游局的职能,重在引导和打造景点,然后促销。“现在县旅游局投到景区的资金,只有每年向市旅游局争取的结构调整资金,每年大约有100万元。”酉阳县旅游局局长石政波强调,“5年来,县财政没有向景区建设方面投入一分钱。” 而这笔争取来的旅游结构调整资金,面向的是全县所有的景点。“重点放到龚滩古镇和桃花源景区上了,2005年才将工作重心往龙潭移。”石政波这样解释前几年一直没有对龙潭古镇进行保护性投入的原因。 镇政府等待观望,旅游局左右为难,县政府没有投入,其他职能部门工作乏力,龙潭古镇的保护陷入了一个怪圈。 开发与破坏的临界点 “2006年将是龙潭古镇保护与开发工作的投入高峰。”据石政波介绍,目前已经有包括九桥溪水污分流整治、三线下地、石板街的维修、新建景区停车场及入口等四五个项目通过了县计委的立项审查,“计划投入2000万元左右”。 对于这笔资金的来源,石政波表示“很有信心”——“县财政拨款、向开发银行贷款、招商引资、争取政策资金等,多方筹集。” 但显然,这些都是未知且不确定的。以最容易落实的县财政拨款为例,到目前,县政府并没有明确表态要投入龙潭古镇。惟一相关的一笔资金是,2006年县财政安排了300万元作为产业扶助资金,对县里确定的五大支柱产业进行扶持,旅游是其中之一。 “我们正在做方案,要求县财政将古镇专项保护资金纳入预算之中,争取每年能有300-500万元投入,希望这个方案能纳入即将召开的人大会议的讨论之中。”与石政波相比,田德树显然没有那么大的底气。 现在可以得出结论的是,通过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的刺激和各种力量的推动,酉阳县对于龙潭古镇的保护和开发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为之,2006年肯定会加大投入。但是,具体能够投入多少,立项的项目是否都能上马,却是一个未知数。 从老街居民的忍耐程度和老街民居的破败程度分析,最近这两年,古镇已经进入临界点,没有大规模的保护性开发,必然会进入大规模的破坏性建设。因此,如果龙潭古镇继续按照以前的模式,县政府不出面牵头,相关职能部门各自为阵;县旅游局有资金则投入、无资金则作罢,恐怕保护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破坏的速度。 “龙潭古镇的开发,现在迫切需要一个专门的协调机构,行使古镇的保护监察权利和开发建设权利,如‘古镇开发建设委员会’。”石政波分析,“老百姓是否配合,重点是景区的开发是否给老百姓带来了好处,如果景区开发产生了效益,老百姓自然理解了。”

相关热词搜索:重庆龙潭古镇保护陷入怪圈 专项资金去向不

上一篇:世界最大“江中盆景”忠县石宝寨保护工程开工
下一篇:Barco公司将为Hillwood在达拉斯胜利公园的项目提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