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济南老火车站 by Hermann Fischer
2012-05-10 10:12:50   来源:   

1908年,德国著名的赫尔曼.菲舍尔(Hermann Fischer)设计的火车站开始建设,经过四年的奋斗,1912年一座异国情调的、不朽的建筑拔地而起。整座建筑抑扬顿挫,张弛有度,伟大的哥特风格和巴洛克风格在此融为一体...

1908年,德国著名的赫尔曼.菲舍尔(Hermann Fischer)设计的火车站开始建设,经过四年的奋斗,1912年一座异国情调的、不朽的建筑拔地而起。整座建筑抑扬顿挫,张弛有度,伟大的哥特风格和巴洛克风格在此融为一体,赫尔曼.菲舍尔按照使用功能组织空间,将整座建筑设计修建得主次分明,个体高低起伏,错落有致。最引人注目的,是候车大厅与辅助用房之间高高耸起的一座高达32米的圆柱形钟楼,这是济南老火车站的中心,堪称全部设计中的点睛之笔,那悠扬的钟声在夜深人静时传得很远。它居中高耸,古罗马式样的圆顶,在圆顶下,装饰了四个圆形大钟,面对四方。古朴,典雅。钟楼外观为圆柱形,共七层,内有盘旋式扶梯。周围的建筑,圆形的屋顶、拱式的门窗、高大的台阶,既精巧别致,又和谐庄重。人在车站广场,就好像置身于一个朝觐圣地。南老火车站

这些照片约摄于上世纪30年代,当时正是济南老火车站比较繁荣的时期。此照片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从站内天桥上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拍摄的,以候车大厅与辅助用房及钟楼为中心,这和常见的在站外广场拍摄的照片有所不同。可能是没有火车进站的缘故,站内人不多,站台和天桥上零散有几位乘客和工作人员,显得有些安静,看不出火车站应有的喧闹。而靠近候车大厅与辅助用房的一排铁制栅栏,现在看去,透出的不是冰冷,倒颇有些雅致的味道。

据说他被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列为远东第一站;是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建筑群落车站;可以说在亚洲的任何城市没有一座老站敢和他媲美。

  但是,在公元1992年7月1日8时5分,运行八十余载的车站老钟,永远地停止了转动,济南人再也永远听不到那悠扬的钟声了。接下来是长达半年的拆除工程,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得来的确是无法弥补的的损失,曾经阅尽济南开埠百年的济南老火车站,消失在迷雾之中。

据说在老火车站拆除不久,在济南拍摄过电影《大浪淘沙》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洋到济南出差,火车进站后,同行的人请他下车,他向车窗外看了看说:“慌什么,还没到济南呢,那车站很漂亮,有一个德国人建的钟楼”。当同行的人告诉他这就是济南站,老车站已拆掉时,他惊讶不已,坐在车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座饱经风霜的老站,曾经是济南市的标志,是各高等学府建筑学教科书中的典范,其坚固的构造足以再支撑两个世纪,却永远的尘封在济南人的记忆中。

据说1992年之前,赫尔曼.菲舍尔的儿子,每年都会带一批德国专家来免费为济南老站提供维修和保养,他还说这座车站再用200年也没有问题。当他听到老火车站被彻底毁掉的消息后,气得老泪纵横,并表示再也不会来济南,也永远不会原谅作出决定的中国官员。


关于: 赫尔曼.菲舍尔

 

 

复建计划:

 

 2010年的两会提案中,有委员关于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建议令人关注。相关专家表示,复建“老火车站”虽然在技术上有难度,但总体可行,关键是找到老火车站的设计原图和精心选址。

  来自济南四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无党派政协委员崔安远,在政协会议上提出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建议,“济南‘老火车站’在济南城市发展史上特别是近代发展史上是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它早已成为济南市的标志性建筑,在大力推进济南旅游文化内涵和观感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复建是非常必要的。”

  关于复建的可行性,崔先生认为,在建筑史上复建、重建、迁建的实例非常多,中国古建筑多为土木结构,在历史的长河中,由于天灾人祸、自然老化,很多都需要重建、复建、迁建。国外实例也很多,例如德国首都二战中几乎夷为平地,战后若干年德国对其进行了大规模的复建,所以复建济南“老火车站”并不影响其历史价值。

  关于选址问题,崔先生认为当前济南火车东站(即大明湖北岸)位置非常好,建成后可建观景台,与大明湖、护城河、四大泉群、泉城广场及整个老城区连为一体,是旅游观光、市民休闲的最佳路线。马子恺、白龙等委员在此建议上联名支持。但复建位置目前还没有定,除了建议中提到的济南东站,也有人建议在西客站复建。

  中国民居建筑学术委员会委员、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张润武此前已经与济南市政协副主席崔大庸沟通过,“在技术能力上,现在复建德式老火车站还是可行的,但是需要拿到该车站的设计原图才可以。该图一直在济南铁路局档案馆保留着。”张教授认为,建筑作为历史的见证、时代信息的载体,忠实记载着其建造年代的科技教育、文化艺术、政治伦理、民俗风情、经济财力等诸多方面的内容,复建老火车站有利于济南的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关键是在哪里选址,“原地复建价值最高。”

  济南考古界专业人士认为,最好使用原材料复建,最大限度地利用原先的石材和大钟等部件。 2010年的两会提案中,有委员关于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建议令人关注。相关专家表示,复建“老火车站”虽然在技术上有难度,但总体可行,关键是找到老火车站的设计原图和精心选址。

  来自济南四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无党派政协委员崔安远,在政协会议上提出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建议,“济南‘老火车站’在济南城市发展史上特别是近代发展史上是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它早已成为济南市的标志性建筑,在大力推进济南旅游文化内涵和观感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复建是非常必要的。”

  关于复建的可行性,崔先生认为,在建筑史上复建、重建、迁建的实例非常多,中国古建筑多为土木结构,在历史的长河中,由于天灾人祸、自然老化,很多都需要重建、复建、迁建。国外实例也很多,例如德国首都二战中几乎夷为平地,战后若干年德国对其进行了大规模的复建,所以复建济南“老火车站”并不影响其历史价值。

  关于选址问题,崔先生认为当前济南火车东站(即大明湖北岸)位置非常好,建成后可建观景台,与大明湖、护城河、四大泉群、泉城广场及整个老城区连为一体,是旅游观光、市民休闲的最佳路线。马子恺、白龙等委员在此建议上联名支持。但复建位置目前还没有定,除了建议中提到的济南东站,也有人建议在西客站复建。

  中国民居建筑学术委员会委员、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张润武此前已经与济南市政协副主席崔大庸沟通过,“在技术能力上,现在复建德式老火车站还是可行的,但是需要拿到该车站的设计原图才可以。该图一直在济南铁路局档案馆保留着。”张教授认为,建筑作为历史的见证、时代信息的载体,忠实记载着其建造年代的科技教育、文化艺术、政治伦理、民俗风情、经济财力等诸多方面的内容,复建老火车站有利于济南的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关键是在哪里选址,“原地复建价值最高。”

  济南考古界专业人士认为,最好使用原材料复建,最大限度地利用原先的石材和大钟等部件。

相关热词搜索:济南 火车站 Hermann

上一篇:巴西悬空瀑布Solar City Tower by RAFA
下一篇:AS+GG操刀韩国首尔龙山地标龙舞大厦 主塔高450m

延伸阅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