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细节决定生死--2015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设计细节反思
2015-06-17 14:38:07   来源:   


 
2015年1月21日,“上海外滩跨年踩踏事件调查报告”将其定性为是“......预防准备不足、现场管理不力、应对处置不当的公共安全责任事件”,踩踏发后,媒体有各种反思,非常有意义,但大多是从还原现场事件、针对政府的管理和处置反思,但鲜有从“设计细节”角度来思考,面对36条失去的生命,作为连续8年先后研究并主持设计“上海世博会场地公共空间、陆家嘴金融城公共空间”的团队,对城市高密度人群公共空间设计积累了点经验,有责任对外滩踩踏事件进行“设计细节”反思,看外滩滨水带是否存在设计需要改进的地方,以减少悲剧发生的后果,同时也给相关城市高密度人流区域建设与改造提供一个参考。警醒城市管理者和设计师,更多关注以人为本的细节。同样也启蒙大众到底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公共空间?

2007年开始启动的上海外滩城市滨水区改造,方案阶段采用国际竞赛(7家境外3家国内),重大设计项目必然由境外机构中标国内设计机构深化实施,从各家设计方案来看,外滩这一重点城市的特殊地段的滨水区改造更多从景观绿化、休闲空间、步行系统、历史人文、地下空间、机动车交通角度考虑,从“车流,人流”的研究重点上,还是偏向“车流”,而对于外滩这个中外闻名的“旅游圣地”所面对的超高密度人流问题,需要采取的设计措施和空间应对策略缺少深入思考,也就是缺少从人的微观视角来看待人流组织和人流引导问题。

与这次改造事件处于同样时间节点的上海世博会,作为一次有预谋的“高密度”事件,作为上海世博会场地公共空间的总设计团队,我们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关注到高密度人流对场地设计的影响,世博前期做过人流分布的计算机模拟,对每个地块出入口宽度根据人流测试确定宽度,设计以功能为导向,结论是在一平方米中能容纳的极限是4.6人,设计考虑到80万/天的极端高密度人流(事实是出现了103万人流高峰)。因此在场地设计中要求外部场地空间设计基本以平地为主,几乎不设台阶,也不设任何水体,场地上的许多配套设施如坐凳、遮荫、舞台、厕所等尽量采取可移动和可快速装卸的特点。针对极端高密度人流与高温天气,在非餐饮高峰时段开放餐厅,让人就坐避暑;地块间楔形绿地不种灌木,便于人流应急疏散和通风[1]
\

图1 上海世博会公共空间

\

图2 上海世博会人流

当然,与世博会稍有不同的是,外滩是一个开放的城市空间,人流的来去是无法控制也无法预测的,但并不代表它无迹可寻,黄浦区有关管理者在去年的研究论文显示:“由于黄浦区是上海的政治、经济、行政、文化中心和重要的旅游景区,平日游客人数约30万,双休日约60万,节假日可达90万。2013年国庆长假七天(1日至7日),南京路步行街、外滩、豫园商城三个开放式旅游区分别累计接待市民游客1180万人次、880万人次、238万人次[2]”,所以这种高密度人流是始终存在的。
 
\

图3 上海外滩改造后的节假日人流

同时,陈毅广场这个点的人流是否是可以预测的呢?从外滩现状图可知,陈毅广场处于外滩景观带一个相对核心的地段,西接上海市重要的步行风情街—南京路,也基本处于外滩万国建筑群的中段(北起外白渡桥,南抵金陵东路)。同时地铁10号和2号线的出口刚好也在南京东路上,大量的人流通过南京东路,穿过中山东一路上几个台阶就可以上到陈毅广场。

同时上到陈毅广场的观光平台,也是欣赏外滩建筑群以及浦东陆家嘴建筑群的最佳观景位置。从官方数据可知:陈毅广场面积大概是2877m2,是官方定位为“外滩风景区人员流量最大,密度最高的区域[3]”,从中山东一路通过9个大台阶上到陈毅广场,但是从陈毅广场上到观景平台则是通过其东南角上的两级宽度只有6.2米的台阶上下,从当天晚上的人流数据可以看出,到23时到事件发生前,外滩风景区的人流量达到了31万人,从相关资料显示,整个外滩景观带的总面积只有15公顷,包括了所有的道路,建筑绿化面积[4],因此,就保守估计,到23点的时候,整个外滩风景区内人均场地面积只有0.48m2,而此时的陈毅广场的人流已经达到10人/m2[5],人均场地面积只有0.1m2/人,而根据美国公共安全专业韦特墨的说法是,踩踏灾难的临界点是7人/m2
 
同时,相关的景观设计资料显示:“设计中也考虑到了陈毅广场是南京东路的‘水滨终端’,是整个外滩滨水区最为重要的公共活动空间以及人流集散转换空间,主要提供节日庆典、人流集散、休闲休憩、拍照留念、观瞻伟人等功能的需求,也是节假日举行活动的重要场所之一[4]。”虽然为此预留了大的广场空间,但是广场空间与观景平台的连接确是靠两个宽度为6.2的台阶来连接的,显然对高密度人流活动规律缺乏重视。因为方案的设计者是境外机构,“当时设计最大的问题是人流量,国外设计机构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外滩人流量多到什么地步[6]。”。也就是说外资机构对“中国人口众多”的中国国情没有实质的概念,对外滩人流多到什么程度没有确切概念。因为对这个小细节不关注,因此到了2014年12月31日晚间23:35的时候,因为两股人流在上下台阶中间僵持,并导致阶梯底部有人失衡跌倒,继而引发踩踏。

这和上海世博会“排队等候区”这块“硬伤”很相似,当初上海世博会许多热门国家自建馆对中国“人口众多”没有实质概念,没有或者象征性建设排队等候区,世博开园前,除了澳大利亚、阿联酋、以色列、日本馆等少数展馆在馆外设计了排队遮阳等候区(但其实只有十几米长容纳不了多少人),其它所有展馆都没有在馆外用地范围内设置合理的排队等候区,尽管世博局对外国参展方提资要求中明确了需要设置排队等候区,随之而来一系列问题。首先是排队等候区的空间布局问题:由于展馆基本上没有设排队等候区,许多热门展馆的排队区域只能顺着展馆绕圈圈,不够再排到广场上,再不行就从别的展馆区域“借地”,像德国馆、日本馆、沙特馆等排队区不但把展馆的安全出入口和广场通道阻挡,还把临近别的展馆区域侵占了,场面比较无序缺乏安全。其次是隔离栏本身的形式问题:中国馆、澳大利亚、美国、德国馆等所有展馆由于一开始都设置布条的“软隔离”栏杆,面对“汹涌澎湃”潮水般的人流,软隔离无法组织无序人流,场面一度失控。所以,出现了像澳大利亚等国家展馆干脆“紧急”闭馆,没有中国武警出场维护秩序,“坚决”不开馆[7]
\

图4 上海世博会排队区
 
\

图5上海世博会隔离栏状态

回过头来,看看外滩,因为外滩本身存在千年一遇的防洪堤而形成的防汛空箱,对于中山东一路的道路标高为3.7m,而箱顶标高为6.9米,存在3.2m的高差,因此从陈毅广场到观景平台有高差,需要设置人流聚散的转换空间(图6)。因此就设计本身而言,我们认为可以有下面几点对策:
\

图6 陈毅广场窄台阶高落差现状
 
1.人流预测
首先要做的是对外滩人流进行引导,现在很多城市已经关注了中心城区的停车位引导系统,但对于外滩这样高度人流聚集的地方,是否也应该有一个景区的人流引导系统,在人群进入之前告知是否适宜前往。尽管外滩是开放的城市空间,但在今天移动大数据时代,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比如2015年跨年外滩人数的个推公司的“电子围栏”技术[8],还有百度的大数据智能分析技术等。

2.设置大型的缓坡
在空间设计时,注意设置大的衔接空间,尽量不要设置台阶,城市高密度人流公共空间
哪怕设置2个台阶,都会增加踏空、摔倒的几率。上海世博会经验是广场不设置任何台阶,外滩陈毅广场这个高密度人广场,合理的设计是采用大型缓坡上升的形式(图7)。

3.设置可拆卸组装的隔离栏
如果出现超高密度人流,人流无序出现在缓坡的情况,可以在坡道上根据人流大小合理设置多道(依据人流通过断面分析)分流的栏杆,上海世博会经验是将排队区1列的宽度集约到0.8-1.2米宽。而且这种栏杆不能采用布条的“软隔离栏”,需要采用市政的“硬隔离栏”,栏杆端部可活动调节,栏杆基础采用可插入式,栏杆本身可以拆卸组装,在平日人流量不多的时候,可以全部移除或者间隔移除隔离栏,如果保留隔离栏,人流可以在宽敞的隔离栏杆间的空间内自由的上下,而一遇到节假日或是节日活动,调节移动端部栏杆,封闭中间的栏杆端部通道,只留一个进出的口,利用交警辅助引导人流(图8)。同样,也可以借鉴上海世博会最热门沙特馆,面对8-9小时超长时间排队,我们研究不下二十几种的排队方案:之字形,回字形、直线形,同时武警领队,一个个千人方阵前进,遇到急事临时要出队可以领卡,卡的不同颜色代表不同功能[7](图9)(图10)。回过头来看外滩,一旦人流密集超过管理极限,就需要在坡道的栏杆群里预先设置一条紧急通道,就像高速路上的快速撤离通道。如果这些通道在没有事发的时候利用率低,且影响设计整体,那可以借用现有措施,比如通往观景台下的停车场的通道,我相信一般人不会去地下停车场逛的,所以它相对于景区,人流量低,所以在未来,地下车库的通道需要和应急车道、外部空间整合,和景区整合,可以让人从应急通道中撤离,让救护车第一时间到达事发地点。
\

图7 采用大型缓坡形式连接外滩滨水空间

\

图8 采用可拆卸组装的隔离栏
\

图9 沙特馆排队情况
 
 \

图10沙特馆世博之后重新开放

3.设置大型的台阶
如果非要设台阶,就设置大型台阶,为了防止单一面的台阶体量多大,中间可以采用设置绿化等“软”的形式进行隔离,分割空间,柔化环境(图11)。
\
              
图11 采用大型台阶的外滩滨水空间

另外,城市空间的塑造,我们还是习惯站在空间载体本身,空间与空间的关系来谈空间,但缺乏从城市节庆活动的角度来规划空间,设计空间,陈毅广场也是被动的选择来作为上海跨年灯光秀的场地,而不是主动选择的结果。而一旦被选定,也没有针对这样的一种人群特征结合城市管理进行重新规划设计。

城市最终还应该是人类文化的聚集地,城市公共空间还应该是文化展示的舞台,不能因为说今天外滩这件事的发生,就要取消掉所有的城市节气活动,而是应该吸收教训,为更好的建设与管理。

在过去的10年,中国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增长,也经历了快速的城市化,就像美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城市美化运动”的Daniel Burnham所说:“不做小的规划,因为小规划没有激发人们血液的魔力……要做大规划,……一旦实现,便永不消亡”,因此我们的城市中出现了很多宏大的规划,宏大的建筑,但是对很多人性的细节关注不够,也造成今天的城市粗看大气,宏伟,但身处其中,就会发现城市的空间缺乏细节。我们来看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龙头、中国金融城的典范和先行者的陆家嘴金融城[9]。1.7平方公里内林立着50多座高楼,汇聚着15万人白领。作为“陆家嘴金融城公共空间提升”的总设计方,2011年起我们对陆家嘴进行系统研究,通过现场及楼宇白领发放问卷、物业协调组织调查等多渠道广泛调研,获取关于交通、文化、信息等城市功能满意度情况,发现陆家嘴竟然存在3大难题:打车停车难、餐饮吃饭难、行车认路难。用大众语就是“路难走、车难停、楼难寻”。此外还有各种难困扰白领:便民健身难、信息联动难、文化感知难等。陆家嘴有知名的中心绿地,虽然大但使用可达性差,有美丽的滨江绿带但间断对内没有连续,有繁忙的街头但却没有可停留的绿地。陆家嘴在“软”环境上和纽约、东京等国际金融城相比,距离“宜居宜商”的环境有不少距,其实不仅是上海现在很多城市中心区都面临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总体规划时对公共空间考虑不够,除了“硬”的建筑群外,“软”的公共空间不是缺失,就是布局不合理,公共空间不怡人、没有人情味,缺乏人性化设施,使用起来不方便,有空间却没活力。陆家嘴金融城公共空间经过4年的改造,逐步完善了“八大功能系统”:公交候车系统、便民服务系统、金融标志系统文化展示系统、标识引导系统、信息发布系统、夜景照明系统、街道步行系统,通过设计,最终是要实现有“个性”和“人性”的“精致陆家嘴”(图12`16)。

\

图12 上海陆家嘴现状

\

图13 上海陆家嘴金融城公共空间提升规划

\

图14上海陆家嘴公共空间提升设计

\

图15上海陆家嘴公共空间提升设计1
 \

图16上海陆家嘴公共空间提升设计2
 \

图17上海陆家嘴公共空间提升人性化设施

其实,改造后外滩滨江带从宜人和人性角度来说,还是缺乏人性化设施,比如夏季遮阳降温设施、合理的座椅、免费直饮水等。真正影响人们生活其实是一些很小的方面,小到一个吸烟点、无线WIFI点、直饮水点、出租车扬招点、餐饮点、便民服务亭、移动厕所、雕塑小品、演艺舞台、行人标识、停车引导标识、信息发布屏、街道照明、无障碍设施、健身步道等等(图17)。但是正因为这些和我们最直接接触的小东西,才组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环境,而作为城市建设者管理者、城市规划师、景观设计师总是忽略忽视他们[8]。即使一个小小的改变,都可以极大地方便市民,但是如何将小的设计做到精致,做到以人为本是值得城市深入研究的。

因此我们关注的不应该只是设计本身,还要关注以人为本的细节。中国城市化发展到了今天,我们要思考,解决城市公共空间问题更重要的是改变城市发展的思路,是从经济以及交通快速发展的单一思维还是从生态保护,人本化关怀,创造一个开放空间连续系统的多思维角度。我们从不缺乏的绚丽的设计理念,而是脚踏实地的实实在在的实施,哪怕是小小的人性化设施,关注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关注“细节设计”,正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就是我们选泉设计所倡导的“极致小美”,关注细节并做到极致。
谨以此文献给外滩踩踏事件中不幸逝去的36个年轻生命。

上海选泉设计刘月琴、林选泉供稿
 
 

相关热词搜索:外滩 细节 上海

上一篇:珠联璧合 选泉设计第一名中标昌吉市CBD公共空间设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延伸阅读
分享到: 收藏